您的位置: 黔江信息网 > 时尚

薛二狗的盗墓生涯 第十九章 婆罗族遗址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1:24

薛二狗的盗墓生涯 第十九章 婆罗族遗址

溶洞中充满着让人压抑的黑暗,时不时还有一些洞穴生物发出叫声,也不知这叫声是惨叫还是其他……

刘晨菡带着两台火焰喷射器下到溶洞里,薛二狗却将一台火焰喷射器藏在绳索附近,另一台让刘晨菡拿着,自己则一手持枪。

薛二狗:“刘秘书,我们四处探索一下这溶洞,一有情况就通知对方。”

刘晨菡:“可是我的任务是保护你的安全。”

薛二狗:“这时候人多力量大,分开搜索这溶洞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刘晨菡:“好吧。”

两人分为两个方向,向着溶洞内走去。

在这黑暗的地下溶洞内,薛二狗分辨不清楚自己在什么位置。只看见远处刘晨菡手中探照灯的光离自己越来越远。

“兹……”薛二狗手持荧光棒,向着前方扔去,确认前方没有危险便继续向前。一直这么持续了20分钟,突然收到了刘晨菡发来的信息。信息中并没有说明有什么发现,只说他过去就知道了。

循着两台便携式个人电脑之间的感应,薛二狗向着刘晨菡的位置赶去。

前方看见了刘晨菡手中探照灯的光,只见她正在看着一块一人高的石碑。当薛二狗走进离他不远的时候,她突然转身,手中探照灯的光直接打过去,照的薛二狗一阵恍惚。

薛二狗:“是我,快把灯光挪开。”

刘晨菡移开灯光并未答话,依旧转身查看起了石碑。薛二狗走进了才看见石碑后是一处巨大的遗址,这遗址似乎有不少建筑坍塌,在这遗址面前让人有一种十分渺小的感觉。

“你看看吧。”刘晨菡见薛二狗走近,让出石碑。薛二狗走近一看,只见石碑上刻着小篆,还好这种字体都认识,不然可就睁眼瞎了。

“你认识这种字体?”薛二狗试探着问刘晨菡。

刘晨菡:“不认识!”

“你不认识,你还看那么久!”薛二狗有种被狗日了的感觉。

“就是不认识才看那么久”刘晨菡冰冷的说着,可能是周围太黑看不清脸色。

“额。”薛二狗无语,走上前去看起了石碑上的字体。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薛二狗却久久不语。

“石碑上的信息解读出来了吗?”刘晨菡打破了此时安静的氛围。

“石碑上大致的信息我已经解读出来了,只是我有一些不解,所以才迟迟没有说出来。”疑惑不解的薛二狗说。

刘晨菡:“是什么?”

薛二狗:“石碑上记载着一个种族,他们自称婆罗族,好像是为了躲避灾难,在宋朝时期举族迁徙至此。而此处是他们的王城,仅剩不多的族人生活在这王城之内。可是即便他们举族迁徙至此,还是没能躲过灾难的侵袭。而且石碑上还说后人不可入此城,否则有性命之忧。”

薛二狗在原地来回走着,对这婆罗族王城的遗址,有很多的不解。

薛二狗:“刘秘书,我准备进去一探究竟,你呢?”

刘晨菡:“长官,你去哪儿,我自然就去哪儿。”

薛二狗:“放心吧

,这都几千年过去了,有什么好怕的,保养再好的机关陷阱也禁不住时间的侵蚀。”

二人随即,向着石碑后婆罗族坍塌的遗址走去。

站在遗址的街道上,四周都是一些石头砌成的房屋。这些遗址大多数建筑都没能挡住时间的侵蚀,化作沙土瓦砾长埋地下。

薛二狗:“我们去遗址的中心看看,说不定能找到线索。”

薛二狗当先走去,身后自然跟着刘晨菡。

二人徒步花了将近半个时辰,才走到这座巨大的古城市遗址的中心。

遗址中心是一座圆形的祭坛,祭坛上有五具尸骨。这五具尸骨血肉早已腐朽,只剩灰色的骨架还在尽着生前的职责。其中一具在祭坛中央拄着法杖,身穿羽衣头戴山羊角面具,像是古时的祭司。另外四具分别站在四个方位,身着甲胄,提刀面朝中央伫立着。

“这偌大的遗址,却只发现五具尸骨,看来这遗址大有古怪。刘秘书,待会如果有危险,你只顾自保就行。”薛二狗的脸色很是凝重。

刘晨菡:“我不会放弃你的。”

薛二狗听了心里一暖,许是想起了什么。在祭坛下把背包放下,从里面取出一个黑色的小药瓶,打开取出两粒,一粒递给刘晨菡,一粒自己服下。

刘晨菡见薛二狗服下那粒红色小药丸,也不多言跟着也服下了那粒红色药丸,然后望着薛二狗。

“刚给你的红色药丸,叫做“逼尸丹”,又称为“赤丹”,是古代摸金校尉调配的秘药,古墓中有尸毒,从前的摸金校尉们代代相传有一整套秘方,研制赤丹,进古墓倒斗之前服用一粒,可以中和古墓中的尸毒,但是对常年不流通的空气不起作用,只有在开棺摸金,和尸体近距离接触的时候,用来防止尸毒侵体,因为古代不象现代,现代的防毒面具可以连眼睛也一并保护了,但是古代的防护措施比较落后,蒙得再严实,两只眼睛是必须露出来的,如果棺椁密封得比较好,墓主在棺中尸解,尸气就留在棺中,这种尸毒走五官通七窍,对人体伤害极大。但是赤丹仅限于化解尸毒,对尸毒之外的其他有害气体,还是要另用其他方法解决,比如开喇叭(给墓中通风),探气(让活动物先进古墓)等等。这种药的原理是以毒化毒,自身也有一定的毒性,如果长期服用,会导致自身骨质密度降低,虽然对人体影响并不十分大,但也是有损无益,不到非用不可,则尽量不用。”

刘晨菡听了薛二狗的解释,点点头表示明白。

薛二狗随即转身爬上了一人高的祭坛,一步一步向着离自己最近的那具尸骨走去。熊猫眼死死的盯着那具尸骨,靠近了,更近了,没有任何异常。戴着橡胶手套的手触碰到尸骨身上的甲胄。

尸骨身上冒起一股黑烟,向着薛二狗扑去,接着尸骨直接倒地,身上的甲胄在倒地的瞬间直接化作飞灰,骨骼亦是散落一地。

“小心!”此时薛二狗听见了刘晨菡的惊呼声,转身只见祭坛中央的那具尸骨,眼眶中燃烧着绿色的火焰,一手拿着一颗妖异的充满绿光的水晶球,另一只手抬起法杖向他指来。

咸宁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鄂尔多斯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泸州治疗男科费用
咸宁治疗阳痿方法
鄂尔多斯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