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江信息网 > 时尚

深圳从追求繁荣到寻找幸福

发布时间:2019-10-13 00:34:11

深圳:从追求繁荣到寻找幸福

新华深圳7月6日电(王传真、周伟、吴俊)深圳,华强北商业街,车水马龙,熙熙攘攘。这个日均人流量达50万人次的“中国电子第一街”,至今仍激荡着千千万万人的“淘金梦”。过去的管理者来到华强北,首要关心的是“寸土寸金”的商业产出,但是两年前成立的华强北街道办事处,一开始就将工作重心放在社会建设上。  华强北街道办事处副书记冯向阳说,他希望华强北在创造财富的同时,也能为社会回馈幸福,“要让人们知道,深圳不仅是一个挣钱的地方,更是一个能让人安心生活、享受幸福的家园。”  和华强北的管理者一样,深圳的管理者正在把改革开放30多年来创造和积累的财富倾斜投入到社会建设和民生领域,以此化解经济高速增长带来的一系列矛盾和压力

。  “社会组织新政”折服“功夫巨星”  深圳的“社会组织新政”可从影星李连杰的例子说起。热心公益的他为了给“一基金”取得合法身份,多年来四处求人,难题无法破解。  李连杰遭遇的瓶颈是:我国社会组织登记管理普遍采用“双重管理”体制,公民想创办社会组织必须先找到对口的行政机构作为主管单位,然后才能在民政部门办理登记。如果没有行政机构当“婆婆”,社会组织就难以获得合法的身份。李连杰的民间公募基金“一基金”多年来无法“转正”,原因就在这里。  最先有勇气提出对社会组织实行“无主管,直接登记”的是深圳。从2004年起,深圳开始实行行业协会直接由民政部门登记,切断行业协会与政府职能部门的行政依附关系,在全国最早实现行业协会民间化。随后,深圳开始对公益慈善类社会组织等实行由民政部门直接登记。2009年7月,民政部发文准予深圳探索建立社会组织直接向民政部门申请登记的制度。2011年1月

,四处碰壁的“一基金”绝处逢生,在深圳成功登记,李连杰对深圳的改革勇气表示由衷赞叹。  “社会组织新政”给社会组织带来了蓬勃的生命力,到2010年底深圳已登记社会组织4110家。社会组织在了解群众诉求、提供公共服务等方面具有独特优势,现已成为深圳社会建设的主力。深圳大部制改革以来,共向社会组织转移委托政府工作事项69项。  深圳市民政局局长刘润华说,随着深圳社会组织的壮大和规范化程度提高,政府将更多的事务委托社会组织管理,改变了以往通过设立机构,增加编制加强管理的方式,转而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

,降低了行政管理成本,提高了行政效率。例如,商务部和深圳市政府委托深圳市零售商业行业协会编制5个全国零售行业标准,每个标准仅用了13.5万元,如由政府制订至少需要30万元。  让1200万流动人口找到家园  来自河南濮阳的邵阿栋,是宝安区大浪街道一家电器公司的一线工人。当在深圳流动人口与出租屋综合管理信息系统里输入一个房屋编码时,页面立即显示出大浪街道一家普通民房的信息:房屋现居住人邵阿栋。  邵阿栋看到自己的名字很激动,他来深圳才短短一年时间,租住的是当地居民的房屋,深圳的信息系统将他纳入管理,让他觉得自己和这个城市有了密切关联,不再是漂泊无依的流动人口。  邵阿栋居住的出租屋和深圳全市所有房屋统一编号,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房屋编码,因此能够实现人屋对应。“以房管人”是深圳流动人口智能化管理的创举之一。目前深圳已推行旅业式、物业式、单位自管式、散居包片式、院区围合式5种出租屋管理模式,覆盖了80%以上的流动人口。深圳的另一项举措是“以证管人”,深圳2008年8月全面推行居住证制度以来,全市已办理居住证1000多万张。通过居住证信息化应用系统实现联共享,系统掌握了办证人居住、就业、社保、计生、教育等38项基础信息。  管理只是手段,服务才是目的。这些被纳入管理的流动人口,正在和户籍居民一样享受“家园式服务”。邵阿栋现在是大浪社区服务中心的常客,过去他以为社区1500平方米的活动场所只供本地居民享用,但今年3月,一家社会组织进驻大浪社区,邀请打工者参加社区的培训、文体活动,邵阿栋和其他打工者一样,也开始尽情享用社区的文体设施。  社会组织进驻社区是深圳社会建设中的另一项创举。长期以来,由于社区缺乏明确的服务主体,社区居民享受的公共服务十分有限。深圳从2010年开始试行社区服务中心试点,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引进社会组织服务社区,市区两级政府每年给每个社区服务经费150万元

。  深圳市民政局局长刘润华说,社区服务中心在整合社区资源的基础上,以社区为基本平台,以社会组织为主要载体,以社工为骨干力量,打造社会服务新模式。深圳今年将成立100个社区服务中心,“十二五”期间,全市700个社区都将建立社区服务中心。到2015年,政府每年投入社区公共服务的资金将达到7.5亿元。  “幸福GDP”成为追求目标  GDP的高速增长未必带来幸福感的显着提升,近年来,深圳开始意识到“繁荣”与“幸福”的距离,努力打造“幸福GDP”。2006年12月,深圳正式推出民生净福利指标体系,选用21项指标,涵盖市民生活安全、教育质量、健康水平、舒适程度以及自然和社会环境等方面,作为考察深圳各级领导班子的“标尺”。  2010年12月

,深圳发布社会建设考核指标体系,首次把“每万人社会组织数”、“每万人持证社工人数”、“居委会直选率”等指标纳入到各区政府考核中来。  在采访中了解到,追求“幸福GDP”已逐渐成为深圳各级政府部门的共识。例如,深圳最繁华的华强北商业街主动“挤出”一些有损居民幸福感的赢利项目:华强北商业街聚集4万多家商户,每年创造税收200多亿元。当地政府没有被眼前的经济利益蒙蔽,于今年初开始整顿“山寨机”市场,目前已清退近3000家经营假冒伪劣的商户。同时,当地政府主动放弃每年250多万元租售广告位的收入,彻底清除大量杂乱悬挂多年的广告牌,恢复街道的整洁,为市民营造幸福的出行、购物环境。  华强北街道办事处副书记冯向阳说,社会建设成功的关键在于取得群众信任。深圳的社会建设尊重群众需求,将群众“幸福感”作为考核指标,因此能够获得广泛的群众基础。  深圳市委书记王荣说,加强社会建设是深圳经济特区新时期的重大战略任务。到2015年,深圳的社会建设将达到国内一流水平,民生幸福城市初步建成。王荣强调,社会建设不是党委政府“一家之事”,要想方设法扩大公众参与,促进党委政府与市民的互动,提高社会建设的广泛性、渗透性和互动性,形成各方共同参与的生动局面。

微商城一年赚多少钱
小程序商城怎么开发
微信小程序店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