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江信息网 > 育儿

鎏金的岁月鎏金的情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1:04

有人和空间的地方,就有生活和历史的境界;有文学名家关注和向往的地域,就有文人的风骨、墨香和咏叹的彩虹,这是我读了抚顺矿工报副总编冬声先生的新作《鎏金的岁月》有感。

毫无疑问,作为一名作家、诗人,冬声是一位文学的有心人,他能在百忙之中,潜下心来以介绍、欣赏和评论的笔法,以诗文大家的名字和诗句为目录,细腻地向读者描述了自上世纪40年代至今,在中国文坛上有着重量级地位的17位诗文大家,他们笔下的抚顺煤矿。同时,还言简意赅地向读者介绍了他们的生平、文学成就和对抚顺的影响。虽然此书仅有8万字,但却是一部散发着具有文学、学术和历史价值光芒的“典藏”。

社会发展史证明,使用火和利用煤炭作为能源,是人类最早、最伟大的发现之一;在蒸汽机时代,它能使生产力倍增,给人们带来所需要的光和热。恩格斯对此举曾说,这是人类“第一次使用支配了一种自然力”。毫无例外,抚顺煤矿就是这样被发现和利用起来的。那么,抚顺煤矿在诗文大家的笔下和情怀中是怎样的呢?读《鎏金的典藏》让我知道了萧军在上世纪与作家苗培时、康濯被文学史家誉为“煤矿文学之祖”的原点坐标在哪里,创作内容是什么。在抚顺,我们常常把浑河誉为我们所有母亲的母亲,把煤矿当作所有矿工儿女父亲的父亲。虽然十几位诗文大家在抚顺煤矿只留下暂短的曾经,但他们倾注在“父亲”身上的感情、热情和 ,让我们通过作品感知、感受和感动着。萧军的“煤矿是几块石头夹块肉啊”;郭小川的“祖国的乌金墨玉黑宝贝”;韩作荣的“黑色的火出自剖腹出生的产床”;石英的“紧紧地捧着这乳汁般的乌金”;聂鑫森的“琥珀煤精万万年”;马役军的“不要忘记一个城市的历史”;张庆和的“开采深深埋藏的‘太阳’”;马秋芬的“抚顺,铁骨硬汉最柔肠”;未凡的“宽阔的胸怀装满琥珀和煤精”;李松涛的“我人生的根系牢扎在那块土壤上”等佳作中的句子,让我们难以忘却。在诗文大家的笔下,抚顺西露天矿曾是矿工们驾驭着重型机械,用强壮的臂膀和抓斗“在热浪和呼啸中捕捞着火和光芒”的地方,当它深陷成一个布满沧桑的大坑时,诗文大家看到的却是另一种美丽,另一种伟大,“即使萨特见了也会说/不存在也是一种合理。”

此书微瑕,《马役军:不要忘记一个城市的历史》一文,除标题外,前部分写到2760余字时,还没有出现“马役军”的名字,铺垫过长。时间荏苒,岁月有情。《鎏金的典藏》如一首词,它的上阙是诗文大家留下的文学经典,下阙是抚顺煤矿那永恒的历史。顿笔。

共 100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开篇总写了作者阅读《鎏金的典藏》一书的感受,然后概括介绍了这部书的内容,文章主体部分,以举例的方式介绍了书中所写人物的作品内容。文章语言流畅,行文简明,评述公允。【编辑:春雨阳光】

1 楼 文友: 201 -11-04 17:46:07 心谢编辑的点评。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怎么收费的
上海奉浦美容整形医院专家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开车怎么走
上海奉浦美容整形医院医生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怎么搭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