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黔江信息网 > 育儿

纵横九世 第二十三章:是时候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6:45

纵横九世 第二十三章:是时候

凌飞依旧运气,运转草木诀,当草木之力转化为青木è能量而且高速旋转时,催发兑掌,吸收草木能量轰出,就这样周而复始的进行,凌飞在这重复中,对草木诀和兑掌的掌控愈发的jīng准,兑掌现在可以算大成了,虽然无法发挥出兑掌的最大威力,但是凌飞现在对兑掌的掌控都已经足够了。

现在就需要的就是对草木诀的继续修炼,实力的提升以及对兑掌中的玄妙的感悟,这些问题都没有办法在山上苦修就能解决的,所以待在山上已经没有意义了转眼看看自己已经上山修炼五个月了,也是该下山了,现在的凌飞已经可以説是九岁,再过几个月即将十岁的人了,没想到自从进入辰云门rì子过的这么快。

凌飞临走前,决定再去一趟固神灵泉,自己的境界需要提升,现在来説,固神灵泉是最好的选择,虽然説凌飞非常的讨厌那位太上长老,身体是自己的啊,实力是自己的啊,不去白不去,説走就走,凌飞上山时候也没带什么东西,所以就穷光蛋一个,朝着固神灵泉前进。

到了固神灵泉的门口,三位太上长老看了看凌飞,都明白凌飞的来意,挥了挥手,接着又紧闭眼睛继续修炼,凌飞又一次进入那个山洞,盘膝坐入池中。其实要説凌飞,他不记恨那位太上长老,虽然説那位太上长老那么説,凌飞只是感觉在我面前你説我师父,就是不爽,但是却不能否认那位太上长老説的很对。

自己的师父敢在他们的面前説句“不”?明显不可能,太上长老包括所有的长老都有的共同的目标,就是发展壮大和守护辰云门,所以实力高的那么就説一不二,师父毕生的心愿就是守护宗门,虽然説晨风在宗门中不争夺什么,但是门派在他的心中却无可替代,如果门派有难,他就是那种可以随时为门派献出生命的人。

凌飞静静地考着这些问题,但是随着这些想,这个少年在慢慢地蜕变,凌飞一直以为守护就是自己的道,这时候他动摇了,守护是没错,可是拿什么守护呢?去替他们挨刀子,然后统统惨死刀下?那么守护什么?守护的前提。

实力。只有实力,只有实力才是守护的前提,有实力能守住自己一切能守住的,有实力太上长老在説师父的时候,会顾忌,慢慢的凌飞没有了意识,玉佩中的影子却长叹一声:“哎,才九岁的孩子,説大diǎn也就是十岁啊,怎么説都只是个孩子啊,承担的太多了,太累了。”凌飞没有事,他只是睡了过去,他实在太累了,影子看着凌飞那稚嫩的脸庞,又是一声长叹。

一开始凌飞没rì没夜的修炼,是为了报仇,后来仇人被杀,接踵而来的是宗门大比,救他的师父,对他如同亲人般的师父,为了挽回师父的荣誉而拼命修炼

,修炼中一次次倒下,一次次爬起,当一切都过去了,终于可以进入正常了,而凌飞却感觉到了自己的实力欠缺太大,无法守护自己亲人般的师兄和师父,所以更加无法去放松。

仅仅的五个月时间,凌飞将草木诀融入兑掌之中,拥有强大的威力,这需要多大的刻苦,修炼草木诀,兑掌,融合,仅仅五个月的时间,凌飞发疯似的修炼,让影子看着都心疼。这所有的所有,只有影子看在了眼里。

此时的影子眼中表露除了前所未有的慈祥,几万年了,到底是几万年连自己都记不清了,天才我见过,见得多了,奇遇我见过,见得多了,可是身边这个熟睡的少年奇遇?玉佩也许就够了,天才?在影子的给淬体基础牢固,悟ìng不错,可是为了守护身边的人,那么拼命,那么努力的,我没见过,第一次见。他能感受到凌飞的疲惫,也只是身体的疲惫,凌飞现在的斗志依旧,始终如一的那颗道心,守护的心。

当凌飞醒过来的时候,吓得跳了起来指着旁边的影子,喊道:“我靠,影子,你咋的还学人泡温泉呢,这水这寒气看起来也不能热啊?”影子满头黑线:“这水对我魂体恢复有用,就和那还魂草一样,杯水车薪,微不足道,但是聊胜于无嘛。”

“不説还魂草还好,你就説这对你有用就行,你还敢故意説出来,你是故意来气我的吧?”説着凌飞满腔怒火瞬间爆发了,此时的影子基本上是半个实体,一人一魂扭打在了一起,许久,影子哼着歌继续泡着。旁边的凌飞那惨烈的猪头,怨恨的眼神几乎要吃了影子似的。

“开玩笑,我怎么説也是活了几万年了,当年陪着主人几乎也是天天打架了,我实力下降了怎么了?我实力下降,照样能揍你小子,还敢和我动手,你不是找虐呢么?”影子得意的説道。

旁边的凌飞是yù哭无泪啊,“没想到啊,天呐,没想到这货尽然隐藏了实力,看来这顿打是白挨了啊。”心想还是半个实体的影子,你实体你厉害,我现在欺负你,没想到又栽了。看着那满身的红肿的伤口,伤口处火辣辣的,而且在这寒气逼人的固神灵泉中泡着。

门外的三位太上长老皱了皱眉:“这小子在里面干什么呢?嗷嗷的,杀猪呢?”

幸好凌飞没听到,听到能狂吐一盆的血啊。你以为我愿意啊,你全身伤口,给我泡在冷水里试试,我就不信你不吭声。

凌飞和影子在固神灵泉浸泡了整整两个月,凌飞已经无法吸收了,只能作罢,他却隐隐的感觉到了自己已经处于神藏镜的前期大圆满了,就差个契机,就能进军神藏镜中期了,是时候该离开了。凌飞向三位太上长老告别,对于呆了两个月的凌飞,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转身离开。那消瘦的身影,却愈发的凌厉。

依旧是那条,人依旧是那个人,可是人无时无刻都在蜕变着,是时候该出现了。

为什么票和diǎn击那么少,真的写的很差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大家给diǎn建议,求推荐票和收藏,diǎn击。各种都求。谢谢大家了,你们的支持是的最大的动力)

榆林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河池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莆田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榆林治性病好的医院
河池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